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功能医学   

功能医学——医学思维的变革

  第一部分 医学变迁的历史
 
  世界卫生组织的会徽用“蛇”来做标识。远古时候的人们感觉身体很神奇,生病的时候会求神保佑,巫医便应运而生。早年,古巴比伦人认为蛇神能够保佑人健康,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象征着救人于苦难,救人于疾病的“蛇”,就被人们认做守护健康的标志。无独有偶,我国古时候也是巫医当道。医的繁体字有两种写法,人们多半知道一般的写法,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写法,那便是有巫在里面。这个时代,人们生病后求助于各种各样的神,我们称这是神学主导医学的时代。
 
  随着对自然界的认识的增加,到了十五世纪前后,我国和欧洲大陆都涌现出大批以自然资源作为治疗疾病的主要手段,也被称为博物学时代。具有代表性的博物学家,如我国著名中医药学家李时珍,他在《本草纲目》中记录了成千上万种可以药用的植物,以及欧洲著名的博物学家,《物种起源》的作者达尔文。
 
  在相当长的时期里,人们对疾病的认识停留在非常奇妙、神秘的状态。直到二百多年前,文艺复兴之后,随着西方工业革命的发展,人们对人体的认识及对解剖学的探究逐步深入。在那个机械盛行的时代,人们认为生命个体像机器一样。人们开始通过实验来证明为什么这个人得病,为什么这个人健康,为什么我们用这个方法来治疗疾病就可行。所以实证科学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统治了医学的研究和医学的进步。
 
  实证医学事实上使用的是以线性思维为主的科学方法。什么是线性思维?线性思维是指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个逻辑非常容易理解。1933年,芝加哥100周年庆典时,恰逢美国刚刚经历大萧条。正值世博会,为鼓舞人们的士气,增强信心,主办方把一个机器放在很显眼的地方,打上标题——人是机器。(看现场动画)这象征着人是由高精密的一个个机器零件组成。人们吃了东西以后,从口腔咀嚼,到胃、小肠的吸收,再到营养吸收入血液,然后血液循环。每一个步骤都很机械,并且精密准确。我们学解剖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机械呢?我们在医学院第一学期就会学到解剖学,从骨骼系统到肌肉系统,再到神经系统,全是剥离开来的,非常之机械,这种学习理念根深蒂固。就像物理学,学习物理学的人不会忘记牛顿。牛顿奠定的物理学,是人类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进步,包括后来很多天文学的发现与研究都是基于这个学说。但是当爱因斯坦质疑人们所坚信的牛顿物理学后,人们开始问,难道我们相信了这么多年的牛顿物理学有问题吗?如果不是当年那么多科学家质疑牛顿物理学,我们不会有今天的原子弹,不会有卫星……后来科学发展中一直秉承着的非常重要的信条就是:你不要去崇拜权威,权威也有可能是错的。还有,就是线性思维——机械地去理解事情,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不幸,这种思维方式在很多领域都被更正了,但在医学领域里还保留着。其原因:一是医学本身的复杂性,二是学医的人都太保守,对事情的认知通常是很传统的思维,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倡导医学新思维。
 
  第二部分 医学思维变革的趋势
 
  差不多100年前,传统的线性思维在其他行业就已经转变为多维矩阵式思维了。在医学领域,我们却还坐在这里探讨线性思维和是否取消这个线性思维。事实上,人体的复杂性更要求我们运用多维矩阵式的思维模式。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新思维的必要性。这里有三句话,是我们不但要信,而且要牢记的。任何慢性病在发生前都有功能下降的过程。一种是功能变化导致功能疾病;一种疾病的原因可以是多种功能的变化。这三句话说的不但是事实,而且是新思维的基础。举个例子,我们把这个功能下降理论比做一棵树。树叶代表我们非常熟悉的慢性疾病,比如关节炎、冠心病、癌症、老年痴呆、糖尿病等。导致这些慢性疾病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慢性炎症——就是我们的“树干”。教科书中也提到过,炎症是很多疾病的原因。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炎症以及慢性疾病呢?答案是——树根,把树根比喻成发病原因,例如毒素、激素失衡、氧化压力、食物过敏、小肠通透性增加等,这些都可以导致炎症。因此,当我们把这棵树举出来的时候,就会发现,会有这么多原因导致炎症。那么我们能否想出一个解决方案?能不能把产生炎症的这个渠道截断,或是把炎症去除?让这些所谓的原因无法通过这个渠道来让我们生病。在新思维指导下,功能医学就是要阻断导致这些疾病的原因。当你看一个病人的时候你要想,他的病是不是由于慢性炎症导致的呢?如果有这个原因,那么就一定要把这个原因给他清除掉。大家做学生的时候肯定都学过,外源物通过我们的消化道可以引入大量的抗原、毒素,导致局部的关节炎症,如果进入肝脏也会激活肝脏的免疫反应,产生全身性的炎症。所以,功能医学是很注重消化系统的,这是一个理念问题。讲到这里,我举一个小例子。你养了一个宠物,宠物病了,你带宠物去看医生,兽医第一句话就问:“你给你们家狗吃什么了?”。可是我们人病了到医院以后会有医生问你吗?除非你拉肚子,否则医生不会问你胃肠道症状,这恰恰是我们现在要吸取的教训。功能医学在诊疗时,往往看的是患者的哪些功能有变化,因为任何慢性病在发生时都有功能下降的过程,这些功能下降变化包括:激素失调、氧化压力加大、重金属负担加重、炎症加大、胆固醇增高、血糖增高、胰岛素拮抗、小肠通透性增加、肠道菌群失调、营养不良、食物不耐受、血压增高、肥胖、肝脏解毒能力下降。这些功能变化,肯定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况且,这仅仅是功能变化的冰山一角。功能下降引发的一系列的症状比如疲劳、虚弱无力、记忆力退化、情绪失调、脾气急躁、食欲不振、皮肤粗糙起斑、过敏、过早脱发、出现白发、男性精子减少、女性月经不调、痛经、成年人痴呆、儿童自闭症、频发呼吸道感染、肠道窘迫综合症、胸闷、腹部不适、便秘。在临床上医生对这些症状往往束手无策,而患者又很痛苦,非常难受。举例来说,你疲劳、虚弱、无力,去医院就诊,但医生没有直接对应的方式,没办法进行很好的治疗。这样的亚健康人群非常普遍,也是最需要帮助的人群。在国内,这群人会去看中医,拔罐、推拿、中药、针灸。还有一种,就是看山里的大仙,看巫医吃偏方,这就是所谓的无照行医。这个阶段的人是最无助的,包括医务工作者自己在内,我们的亲戚朋友也有过这个阶段。所以我们学医的人,如果面对这么大的一个人群,我们仍无动于衷,于心何忍?
 
  第三部分 功能医学为思维变革主力军
 
  如何定义功能医学呢?功能医学是从遗传、环境、心理、生理、和生活方式的关系入手,研究人体从功能下降到病理改变的发病过程,从而以系统循证科学为基础,在保健、慢性病治疗、抗衰老、诊断和治疗方案等方面寻找个性化医治的方法。它专注于针对个性化病因而不是简单的症状治疗。我记得我在北医学习的时候,彭瑞聪书记提出医学模式开始由疾病模式到了社会心理、生理模式。这个概念提出来已经将近三十年了。实际上,今天在我们做临床应用时,是不是已经应用到这样一个模式呢?非也!今天功能医学将医学模式的改变上升到思维模式的改变,而且赋予可操作的方法。我在2007年,把美国功能医学院教材中关于功能医学的基本原理翻译成中文发表出来,是较早的专业化介绍功能医学的文字。现在国内已经有很多学者,医学科学家在研习功能医学,我们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学生要紧跟这个发展趋势啊!
 
  功能医学是循证科学,因此,做功能医学要阅读大量的文献,这样才能建立良好的基础。例如“肠漏问题”和关节炎有关,如果有人问:你怎么知道这跟关节炎有关呀?这个时候你要说出它的医学证据来,通过干预治疗以后你把这个病人的关节炎治好了,大量的病历都证明这是可行的。遗传因素的独立性和生物个性化,这句话非常神奇,它缩写就是“你是你自己”。(biochemical individuality and genetic uniqueness BIG-U)
 
  人体是多个系统的动态平衡,谈到平衡,中医治病讲求调理阴阳平衡。其实功能医学也讲平衡,尤其是激素的平衡、免疫的平衡。人体就像一个互联网,体内各个器官和系统互相平衡,氧化压力平衡,体内微量元素等等都要平衡。功能医学提出这个概念以后,有很多人研究器官、部位和系统之间的关联,一旦这些关联出现问题能导致什么样的疾病。现在这个领域已经有了非常多的研究成果。疾病易感基因的表达受环境、饮食、生活方式的影响。健康是器官功能的最佳状态,不仅仅是不得病,而且是有活力的健康状态。人体互联网,说来说去就是各个疾病互相之间的交流,比如排毒的肝脏、肠道和免疫系统修复相联系,最后是理想和追求,身、心、灵三者和健康的关系。这些系统是如何关联的呢?可以说,它会像一个蜘蛛网一样。功能医学怎么定义健康呢?功能医学所定义的健康就是要有活力,老北京话叫有“精气神儿”,这是真正的健康。人要没有了“精气神儿”,那他的健康肯定是不好的。
 
  介绍一个真实的病例。这个孩子叫Jason,是典型的自闭症儿童。其病因是Mitochondria Dysfunction,就是线粒体的功能失调,导致自闭症。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线粒体功能下降怎么就导致了自闭症?这篇文章里详细描述了线粒体功能下降跟自闭症的关系,同时线粒体功能到底怎么下降的,是由于什么原因导致线粒体功能下降的,都有一些描述。其中提到了氧化压力、基因突变等等,不管怎么说,很明确的用到一个词acquire——获得,就是说自闭症本身是获得的。怎么获得的呢?这里就包括毒素吸入、污染等等,孩子接触这些环境因素之后,线粒体功能便开始下降。采取功能医学的方法对这个孩子进行诊断后,找出了具体的病因,包括消化系统炎症、汞超标、无菌炎症、氧化压力、营养不良等等。针对病因进行两年的调理之后,最终把这个孩子的病治好了。所以这个案例告诉我们,知道病因以后再进行治疗,能把这个人的病给根治了,能把这个病真正地治好。线粒体功能下降还导致一些其他的疾病,包括糖尿病、心血管病和神经功能衰退等等。
 
  功能医学的诊疗和传统医学的治疗有什么样的区别?具体地说,功能医学在诊疗中会考虑很多环境因素,如饮食、营养、生活方式,因为这些是影响疾病产生的重要因素。功能医学的诊疗方法第一是查,第二是管。查是指我们要发现功能的变化,包括矩阵式问诊、对病人生活方式的记录和实验室化验,三者缺一不可。问诊是通过功能医学的矩阵问诊法,记录是对病人长期生活方式建立记录表或者档案。实验室化验有功能医学一套系统的检测化验体系。有人说,我们弄点化验,就可以开功能医学了。这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仅仅做这三份中的一份,这个报告看起来会很费劲,而且如果看不懂这个报告对病人来讲也是不负责任。那么管呢?其实搞清了前面的病因,后面的治疗就很直接了,而且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来治疗。所以要做培训,要把精力放在找到病因和问诊上面,我们要问清楚这个前提,问清是什么样的前置因素让我们得这个病之后,我们再问第二个,也就是促发因素,最后是媒介因素——即在这个原因和得病中间的因素。比如说我们的激素怎么样啊?我们身体的新陈代谢状况怎么样啊?通过矩阵问诊法,我们得到一个比较复杂但非常有意思的图,从这样的图出发,就可以分析病人了。我经常跟我的学员讲,不能只是认识这张图,而是一定要吃透它,因为图中各因素之间是有相关性的。这个是美国功能医学院和美国相关部门花费至少十年的时间研究出来的成果。我们做功能医学培训的时候,都采用了矩阵图现场来教大家怎么问诊。矩阵图中的前置因素包括环境的因素,是我们躲不开的。我们现在生活在恐怖的环境污染链条中,这个链条中的毒素最后都会进入到人体,之后会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会引起基因突变,然后会得癌症。另一方面是遗传因素,遗传是没办法改变的,父母有什么样的基因,孩子就遗传到什么基因。从远古到今天,人类的基因没什么变化,但是环境变化太厉害。环境的变化导致我们部分基因的一些突变。有一句话大家可能都听说过,“you are what you eat”,意思是——你就是你所吃的东西。你吃什么,什么就影响你。所以,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做功能基因组学。
 
  如果功能基因组学检测出你的很多基因已经突变了,这些基因突变也许不会导致癌症,但会导致功能的下降。功能基因组学可以告诉你什么功能的变化是由于功能基因使然。然后功能医生告诉你怎么样采取措施。从这聊起,我们就会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那就是如果你有了这样一个基因突变以后,你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才能不至于得病。查完基因组学以后如何治疗?就是要标本兼治,标是症状,本是原因。用三个字来讲就是:防、除、补。首先,防什么?防是远离那些破坏你健康的因素。你现在家里头用什么水?如果是自来水就得装过滤器,避免摄入含铅高的水、有漂白粉的水,这些环境因素可能导致炎症和神经损害。还有防农残。第二,除什么呢?排除我们身体里已经有的毒素——检测出你身体里有很高的铅、汞、砷,如果这时候不把这些去除掉的话,那你的主要症状根本就不会缓解。第三,补什么?我发现你营养不良,发现你的身体需要补充什么样的元素。我们做40多种氨基酸的检测,不但反映氨基酸本身的缺乏情况,而且由于氨基酸参与体内的代谢过程,会反映各种代谢途径中的维生素的缺乏情况。
 
  第四部分 中国在思维变革中的机遇
 
  这次功能医学所引起的思维变革起源于美国,并且正如火如荼的向全球发展,我国起步不晚,赶超可行。我们国家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机遇,就是在多方面的压力下能够把功能医学发展起来,一是环境导致慢性病的压力,我们国家的慢性病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而且很多慢性病跟环境是有关的。国民意识的提升——我们国家应该是最爱好健康的一个国家,很多外国人到了中国,最感慨的是早晨我们小区那边跳舞的人。中国人对于健康的这种意识,已经提升的非常之高了,这是我们做功能医学有利的一个环境。这个跟外国不一样,美国很少谈健康,多半都谈些八卦、球赛。所以我们国家爱好或者说至少重视健康的这种意识不断在提升。再有,我们国家政府,特别是新一届政府对民生方面的关注度非常高。健康是民生的一个大部分。功能医学能够帮助我们国家建立一个更加完整的医疗体系。这其中,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资源,就是中医。中医是从哲学层面对于医学的一个解读,功能医学的专家们也在学我们的中医药理论,学完了以后再通过许多别的方法来实践。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放弃祖国这么历史悠久的智慧探索。
 
  【作者:何健博士,本文为其在北京大学医学部的演讲节选】